吃湯劑比科學中藥粉來得有效嗎

Facebook     Twitter
杜李威醫師
國家高等考試及格中醫師

中國醫藥大學學士後中醫學系

 

    中醫在現行的健保制度下,由於健保局已經幫民眾給付了「診療費」與「藥費」,民眾只須自付「掛號費」加上「部分負擔」,因此,每次就醫,平均花費不到兩百元。然而,坊間還是有許多中醫師,開立水藥煎劑給予民眾,同樣是七天份的醫藥費,要價高達2~3千元,讓許多人感到吃不消。有人說,一分錢、一分貨,看自費中醫吃湯劑,就是比健保給付的科學中藥粉來得有效。同樣地,也有人質疑,中醫師高達數千元的收費,即便有效,也是沒有醫德的表現。真實的情況如何,且聽我娓娓道來

 

    傳統中醫,隨著歷史演進,造就了各家學說與地域性的特色。一般而言,「經方派」的醫家多崇古,慣用先秦至漢唐的古方。一張處方,往往僅有5~7味藥,標榜藥簡力專、中病即止。而被稱為「時方派」的醫家,則多半承襲金元乃至明清的學說,用藥從十幾味到3~40味不等,處方架構較為繁複。當然,也有些醫師,用藥不拘經方時方,隨證施藥。因此,一張處方到底該用幾味藥,劑量該下多重,並沒有一定的標準,往往是依據醫師個人的師承與用藥習慣來決定。筆者師從「上海派」國醫朱士宗大夫,屬於江浙地區的時方派。一張處方,用藥大致落在13~19味之間,總劑量約4~6兩。

 

    目前市面上所見的科學中藥濃縮製劑,除了單味中藥之外,複方則包含了數十至上百種常見古方。其製作方法,藥廠先依照成方配藥,藥材熬煮過後,再經由機器噴灑 出微細煙霧,並包裹澱粉造粒。在臨床上,科學中藥的開方思維和傳統湯劑完全不同,主要還是受到以下幾個侷限。首先,病患的證型未必可以找到相對應的成方; 第二,採用複方來架構,只能增加藥味,無法刪減方劑中的成分;第三,如果全部採用單味藥物,則缺少藥材熬煮過程中的化學反應。也就是說,吃一盤蛋炒飯,和 你吃一碗白飯、搭配一顆雞蛋與食用油的效果不同。

 

    科學中藥的使用,是新時代的產物。不同於傳統思維,處方的架構必須另闢蹊徑。因此,在業界,我曾看過醫師用一個成方當成主架構,另外搭配幾味中藥;也看過有 人從兩個複方開始架構;甚至是將複方當成單味藥品來看待,一張處方動輒四五味複方,用方對、疊方的方式來架構。坦白說,孰是孰非,未有定論,只要是能夠 「對到證」,必然可以發揮神效。

 

    如果,我們從成本面來分析,姑且不論科學中藥粉的藥材品質與藥廠獲利,健保局所給付的藥費,固定一天30元。反觀筆者開立水藥處方,一副藥光是藥材的的成本就要120~180元。我只能說,水藥煎劑的濃度比起科學中藥粉還高,這是一定的。但是,濃度的高低和療效之間並沒有絕對的關係。如同前述,即使同樣是開水藥湯劑,處方大小與劑量並沒有一定的標準,有人一張處方僅有3~7味藥,總重1~2兩;相反地,一張方子用了30~40味藥,總重8~10兩的也所在多有。總之,方無定方、法無定法,巧妙人人不同。

 

    舉例來說,筆者相當尊敬的 國醫張步桃老師,一生多半的時間都使用科學中藥。看似不起眼的一小包藥粉,只要遣方得當,往往能夠四兩撥千斤,起沉痾、治大病。對照之下,國醫朱士宗、朱 樺大夫,一生未曾用過科學中藥,也同樣展現了神乎其技,起死回生的功效。筆者承襲上海派朱氏醫學,日常中雖然也開辦健保業務,尋常的感冒、腸胃炎,使用科 學中藥還頗有餘力,一旦遇到證型較為複雜的患者,我也常感嘆科學中藥使用起來,總不如開湯劑的時候來得得心應手。然而,受限於水藥湯劑成本高昂又不在健保 的給付範圍,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負擔,因此,我每天都會遇到那麼一兩例,開立處方卻不收診金。

 

    曾經有人問我:「針對一般民眾,你何不健保加減賺,對於經濟能力較寬裕的病患,再來開自費水藥呢?」我的回答不外是:「在我學習的過程中,我始終盡我的所能追求療效,鮮少考慮成本問題。既然病患上門,不論貴賤,都是緣分。我相當感激恩師的教誨,從來都是依照自己所知道最好的方式來處置,不曾因人設事。」


生命力版權所有 © 2008